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众里寻他

《众里寻他》打造智慧生活平台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《众里寻他》是一个智慧生活平台。“人物”栏目对话智慧生活的人,寻找不同凡响的人生经历,“对弹”栏目讨论热点话题,提供多维度见解,为你剖析问题的方方面面,“阅历“栏目,个人独特视线,解读社会热点问题,“歪吐”栏目,以漫画形式,通过孩子视角,寻找生活现象背后的笑点,“急诊室“,诊断沟通问题,请你来当医生,“艳聚”栏目,提供文化、美食、视觉盛宴,打造新型社交平台。请点击:http://lookingforu.net/

网易考拉推荐

信仰是内心的律令 信比不信好   

2014-12-24 09:23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在无神论为主流的中国,这几天圣诞树、圣诞老人的形象随处皆有,圣诞派对处处开,商场以圣诞节为主题吸引顾客,甚至人们相约到教堂过平安夜。但知道圣诞节来由,懂得与之相关的基督教和天主教的人并不多。什么是信仰?信仰与我们生活的关联几何?

信仰是内心的律令 信比不信好 - 众里寻他 - 众里寻他

 

苏岭:《众里寻他》出品人
张超: 资深文化人
谭帆:《尊品》出品人

苏岭:中国社会现在富裕了,但是问题特别多,比如地沟油、毒奶粉,撇开政治、法制的原因,多数人认为是缺信仰。我们现实生活中也看到了很多的朋友,要么突然信了佛教,要么就成了虔诚的基督、天主教徒,信仰问题突然一下就出现了。因为我们受的教育是无神论,我现在也不知道无神论算不算一种信仰,我觉得也不能说这个社会的问题就是信仰问题。我对信仰很困惑。

张超:这几年,我身边的很多朋友纷纷的信了天主教,基督教、佛教,而且越来越多,包括我一些最好的朋友。我觉得最不可能信教的,现在每天也在向我传播兄弟姐妹这些东西。想想也是蛮感慨的,最起码说明现在有这种需要,人渴了才会喝水,它不会无缘无故地去信这个东西。信仰,我们过去认为它是一种至少没有变到影响到我们日常生活,但现在真的有点迫切了,这到底是什么原因,我也很想知道。

谭帆:说信仰,我们的第一反应是共产主义、宗教,想得很高大上。所谓的高大上就是我有信仰,我不怕挫折,不怕死,家也可以不要,为了信仰可以干很多事情。包括宗教也是。现在信这个教才叫信仰,把这个词往小里固化了。宗教有点像国外社区的概念,就是我的社区能发表言论,还有各种活动、很好的图书馆。在中国,大家就没有强烈的归属感。

张超:他说得对,不见得说你信这个东西,真的是一种情感和社交上的需要,特别是现在很多信基督教的。我们容易把信仰跟宗教联系在一起,其实这个不完全划等号,像很多人因为生活上受了挫折,比方说家里亲人突然去世,人生突然发生变帮,就很容易信佛教。他有情感上的需要,这跟信仰没有很大的关系。

苏岭:在教会,有很多人关心你。现在哪个单位不见得关心你。

张超:你过生日的时候我们大家在一起给你过生日。

苏岭:你没工作给你找工作,你孩子读书有难题,我们发动资源帮你解决,都是这样的。

张超:现在社会人心这么动荡,需要宗教抚慰。宗教现在不再是过去的鸦片了。

苏岭:现在孩子跟我们以前的环境不一样了,佛教、基督教、天主教、伊斯兰教,那我们在面临这个的时候,该怎么跟他们解释?

张超:我觉得宗教也好,信仰也好,其实是人内心的一个律令。我们现在经常把很多社会问题归咎到中国人缺乏信仰,内心没有约束,没有敬畏,没有上帝,似乎是因为我们不怕什么。其实是内心没有一个律令,就可以无所不为。所以从这个角度讲,宗教不是一个坏事,最起码在价值观上你还相信点什么东西,然后你对自己还有要求,有一定的约束,什么事能做,什么事不做。那不是别人要求你,而是你内心去认同的。
就孩子而言,我还是不希望孩子去相信某一种宗教,因为我们从小受的教育我们相信科学,不要迷信。人一迷信,容易相信一些迷惘的一些东西而步入歧途。所以我宁愿他理性地来对待他遇到的各种问题。

谭帆:宗教和科学并不矛盾,并不是冲突,好多科学家都信,它只是不告诉你而已。国外的医生都信教,为什么呢?找工作,找对象等社区帮你办了。我去年去一趟波士顿,那里是在《基督教箴言报》的总部,很多教堂。我发现全是老人家,没有年轻人。因为过去教区帮助你找对象,以前只有通过他们去认识,但现在通过互联网、社交网了,没有必要再去。

张超:可能它过去抚慰人心的功能在弱化。我过去在新疆生活很多年,了解当地人生下来就是一个穆斯林,跟信仰没有关系,变成了一种民俗。我觉得西方也可能有这种情况,生下来就是上帝的家庭。

谭帆:温哥华有一条宗教堂街的,从佛教开始,什么教都有。我一看,还以为是类似民族村的景点。这样让大家无组织,有管理。

苏岭:混圈子。

谭帆:对,混圈子。就是有人给你归属感,起码有仪式感。我觉得孩子愿意信就信呗。科学跟宗教是不对立的,但以前也发生对立的事情。但是,现在这是一个精神上的事,或者说咱们想成是一个娱乐的事,一个社区的事。这么想开了,就无所谓了。但是不要希望太高。像我同事有信佛教的,信佛教按理说特大度,但实际上脾气很差。我想幸亏她还信了教,要是不信该怎么可怕。信比不信好。

张超:我反而觉得他们的这些好多信基督教、天主教的,是发自内心,其中不乏对知识的热爱,因为宗教是一门很博大精深的知识。他本身对知识,或者对哲学问题的思考变成一个信仰,他是真心的,经常会来微信群里跟人探讨一下宗教问题,甚至一些宇宙问题。不完全是说盲目的,一定要是上帝规定你干什么你才干,那不见得。

谭帆:社会丰富了,有闲时间了。

苏岭:也算是多样化的一种。

谭帆:以前我爷爷奶奶信了基督教,但到了后来解放后,父母没机会信了。因为我父母不信了,我也不信了。

张超:我有一个同事,她父亲在她小时候差点做了牧师,她现在还保持每个星期天都要固定地去教堂。这东西其实也是一个习惯。

苏岭:但是我的感觉他们有一种优越感,会讲我们有信仰的人怎么怎么。好像就说坏事,就是你们那堆没有宗教信仰的人干的。难道没有宗教信仰,我们就天然是坏人吗?不是这样的。

谭帆:是有这个问题。我感觉他有统计学的观念,因为他们占了少数。国外的犯人不能说出来,这个罪犯是信什么教的,要不就惹大祸了。

张超:不过总的来说,基督教、天主教的核心是要讲爱,我们会觉得信基督、天主教的这个人真的是会有一定的爱心,各方面他不会犯作奸犯科。我认为从某一个角度来说这是好事,人的内心有这样的自我要求,我要博爱,总是好事。

谭帆:国外有一个圈子,你信教你犯了错误,这个圈子传开了,那就像社会,你就没法干坏事了。

苏岭:但是他们总是不屈不挠地传教。这种时候,怎么应对?

张超:国外当年的传教士来中国,基本上做的事情都是好事,办学校、办教堂。

苏岭:都是传播文明。

张超:我们的天文历法、数学几何,都是当年人家利玛窦那些人带过来的,包括在云南深山里面办学校。

苏岭:还有贵州石门坎。

张超:就不要说我们以前的协和、复旦了,很多都是教会的大学,办了很多好事。

谭帆:那时候也是教会有钱。

苏岭:它就是一个很强大的社会力量。

谭帆:那时候就是因为它太有钱,太有权势了,政府都斗不过他们。

张超:反而我看我们佛教,我就觉得什么都干过,除了修寺庙让大家捐钱以外,搞得名山大川都乌烟瘴气的,没看到他们办什么好事。

苏岭:说到佛教,我跟一个和尚做过一个采访,其实他们的生活不是我们理解的这样。当时,他叫了一个俗家弟子一起,就是避嫌,不能单独异性相对。他们不需要捐钱的,靠信徒自动提供食物,像泰国那样;也不给你算命,他在那里是研究学问,就跟基督教,天主教一样,医学、天文等。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种乱象,一是民间的传闻,另外则是当地的政府、旅游公司为了商业利益而导致。伊斯兰教,我也略微了解了一下,专门看了《古兰经》。当然,在中东国家,某些极端的走得太过,要严格按照古代的律令。中国男人最喜欢讲的“我们要是去到中东,就可以娶几个老婆”,人家娶几个老婆可不是因为你是个男人,你要想齐人之福,而是因为中东历史上战乱太多,男人打仗去了,就留下了孤儿寡母。这孤儿寡母怎么办呢?《古兰经》里面就规定了你就要去娶,因为作为家人,你才会善待他她的,将她带过来的孩子要视若己出。大家也矫正一下对宗教信仰的偏差。
但我毕竟是一个无神论者,我也没有情感上的需求,所以对传教不知如何应对。

张超:要撇开宗教问题,就内心信仰来说,你觉得你内心是有信仰的吗?信仰某一种律令。

苏岭:律令就是很含混嘛,我觉得我也没有说有特别的自我要求。但是我有个坚持,比如说知行统一就是我的律令。

张超:说白了就是人生观,价值观。

苏岭:对。但他们会认为我们没有宗教信仰就叫没信仰,比如我有一个同学说:“你敬畏什么?”敬畏这个词,就很奇怪。

张超:宗教对你有一种约束。但到了迷信,你看祥林嫂,她那就是迷信,对她那种约束就有点压迫了,我一定要捐个门槛,为了一辈子能够继续投生做人。我们过去讲的宗教信仰已经给人一种压迫了。但今天我们讲的信仰,其实是内心对自我的要求。我自己也反省一下,如果说有什么信仰,我觉得真理算是一个信仰,是就是是,非就是非。

苏岭:但中间有灰色地带,大片大片的灰色地带。

谭帆:至少是非这东西你是要认同的,至于什么是是,什么是非,你还真需要甄别。我前阵去了一趟美国摩门教的总部盐湖城,那里很安全,人很nice,不像美国一些地方乱七八糟。这个城市就是因为摩门教徒过来才建立的城市,所以大部分的人信摩门教。摩门教不是像我们想象的多夫多妻,他们只是不许离婚,对家庭忠诚。

张超:所以从我们外人来看,也是认为内心有信仰,或者相信什么才好。

谭帆:你会觉得,他是这样的人。比方你是一个天主教徒,我基本可以判定你这个人不会太坏。

苏岭:或者说你的底线,你的原则底线在哪里。

谭帆:而且那个东西不是我要求你,不是法律要求你,是你认同的东西。

张超:所以撇开宗教来看信仰,谁说中国人没信仰?我们中国人是有的,自古以来,我认为有一个东西是中国人注定信仰的,就是钱。

苏岭:外国人都说我们中国是一神教,那个神就是钱。

张超:从过去的赵公明、关公,以前是武艺开始,现在也变成财神,中国人多厉害,一堆财神。

苏岭:我不知道关公怎么就变成财神了。

谭帆:现在好像习主席、马云,校友会也会拿来供,当财神。

苏岭:说白了,这是信权威。

张超:不是信教,都是祈福。

谭帆:所以人家说中国最实用的。

苏岭:功利。

张超:对,没有什么真正的信仰。

谭帆:中国需要一神教来表示自己,祈福的形式。

张超:找菩萨是拜托菩萨办事。

谭帆:管他是谁。

苏岭:没办事,可能明天就拆它的庙了。

张超:拆庙不至于,明天可能再去拜拜上帝。
我想人内心还是比较软弱的,总是有软弱的时候。当他软弱的时候,就需要一个精神的寄托,或者依赖。

苏岭:或者情感支持。

张超:最容易找到的,或者说最靠谱的还是宗教。有时候朋友可能也是一时的,唯有宗教有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。我大学有一个师兄,他是非常坚强的一个人,我怎么也想不到他最后会信教,而且是抛掉家业,专职地去传教。他在我们还苦苦奋斗的时候,就有房、车、公司。

苏岭:所以,我们一神教也是很危险,钱不能解决你的生活问题,很多有钱人也是痛苦万分。钱只解决了它可以解决的问题,没有解决那些解决不了的问题。
其实说到中国之乱,那就是因为实用主义,或功利主义导致,比如奶粉里面要加三聚氰胺,因为它成本低,能骗过仪器,充好质量。

谭帆:有的老板可能也信教。中国就是刚才所说的,没统计数字。但是人有解决孤独感的需要。在国外来看,最热闹的就是教堂,唱歌、玩,很快乐。他们带我玩的话,如果家庭有孩子,我当然要去这个地方的,反正我个人有这个需求,就看你用什么形式了。这种组织多好。现在反而是中国缺乏类似组织,家长都通过孩子参加培训班认识。

苏岭:说来说去,这事跟信仰没太大关系。

谭帆:就是说信仰和宗教,组织,教堂,咱们不理解而已。可能是各种功能都有,有信仰的功能,有约束的功能,有快乐的功能,有社交的功能,只是国外的社交功能变得不明显。咱们碰到信教的人少,可能奔信仰去的人多一些,觉得变了。我们认为他受到什么打击了,他突然信教了,他很执著的,或者是很钻的人,都是很牛逼的人,就是很深刻的人。但是如果说大家信教随便,随便入教的人,周边的人很多的时候,各种目的去的,就无所谓。
现在从小学生灌输爱国主义,后面就是诚信,好事,也是一种信仰,我们那时候连信仰都没有。

苏岭:爱国主义还是一直灌输的吧。

谭帆:爱国主义有,但是爱国主义很泛,但是诚信的事比较具体一点,小一点。

张超:应该这么说,我觉得现在说的主流价值观本来我们中国人是有这个东西的,我们从自古就讲。

苏岭:童叟无欺

张超:人无信则不立,哪需要你现在来强调。

谭帆:关键以前没讲过这问题。

张超:不是,它是有一段时间丢掉了。

谭帆:说到这,我有个失望的问题。我们家小区里面有个半私立的学校,一到早上七点半,广播体操,播新闻联播。这是我小时候听的事,我觉得特别失望。你说它是信仰也好,但是它不多元化。你能想象美国早上起来学校统一放CNN吗?,就连做早操的事,我觉得都很搞笑。早晨八点,全中国所有的学校都在做一个姿势,这也是一种宗教吧。,这也是一个信仰,也是一个宗教,全世界没有第二个。

苏岭:我儿子今年要上中学,有一个朋友推荐一个私立学校,我就去上它的网站一看,晚上七点新闻联播一定要看。我说,咱们不读了。公立学校不住校,不受你的强制洗脑,私立学校要住校,强制性地被灌输了。

张超:这个东西你不能说私立学校内心就是想要这么干。我不知道它是什么规定,我想它就是一种游戏规则,你要玩这个游戏,你在某个环境下,你要遵守某种规则,私立学校风险是很大的,它必须要认同,或者说它要遵守一些规则。它甚至不会比公立学校做得更远,它要避免,因为公立学校不存在这样的风险。

苏岭:现在还有一个问题。广州也有教会学校,我一个朋友的朋友把小孩送去了,周边人的议论说是大人把自己的宗教信仰强加给孩子了,不太妥。就我们现在来看,觉得信仰还是一个自主选择。

张超:我倒觉得在孩子幼年,没有自主选择的时候,家长替他做这样的选择没问题。

苏岭:他来对照现实的时候,会不会分裂呀?因为我们看到中国大量是无神论,他在教会学校肯定会讲比如基督怎么样那些故事,如果他在西方国家,或者香港,可能好一点。

张超:你不送到这个学校,必然要送到另外一个学校,不管送到哪个学校都是一种选择。等到你到了18岁,有自己的意识、主张、独立的见解,你再去选择。但在你小时候,左中右,你总要进一个学校吧。

谭帆:咱们担心的多一点,就是有点混淆概念。教会学校和专职的教会、神学院不是一回事。教会学校赞助出钱办的还是学校,国外以前讨论要不要学进化论,这是跟《圣经》冲突的事。这是国家要教的,不能不让他教,这还得教,这个东西是必须要学的,你可以不信,但是你要学,其实多种选择而已。多种选择肯定好。第二个是教会学校不代表都是神学院,进去以后无所谓了,你读的课本肯定是国家强制的课本。

苏岭:最可怕的就是只有一神教,不管是哪个神。

张超:从历史上看,往往教会学校培养学生的素质还蛮高点。比如我们国家过去很多很成功的教授、学者,还有政治人物。

苏岭:大家忧心忡忡这个信仰的问题的时候,其实是希望,我们应该稍微变通点看这个问题,多点信仰,多样化。

张超:这个话题就是一个悖论,一般我们没有信仰才忧心忡忡的。

谭帆:你忧心忡忡什么呢?我就说,你不送,你送到公立学校一样要上,一样被洗脑,那你就不担心吗?那我们从小被洗脑长大,等你有分辨能力的时候才能清醒。

张超:兴许你吸取了,你就能够清醒认识的。

谭帆:对。现在发现过去洗脑对你来说是不起作用的,其实我觉得没有必要担心太多这个问题。

阅读更多原创内容,请点击众里寻他


 你信仰什么?  

票数:112 投票时间:2014-12-24 09:23:45 到 2014-12-31 09:00:00

  •     18(16.1%)
  •     46(41.1%)
  •     38(33.9%)
  •     3(2.7%)
  •     7(6.2%)
查看参与情况
编辑投票|删除投票

最新投票|博友投票

      评论这张
     
    阅读(5034)| 评论(16)
    推荐 转载

    历史上的今天

   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    评论

    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
    页脚

   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